sohu_logo
新闻|女人|娱乐|旅游|教育|财经|体育|健康|吃喝|文化|汽车|IT|母婴|星座|城市|校园

网友互动:礼物押宝  积分竞猜

给编辑投稿
搜狐社区 > 华东社区 > 华东社区热帖

无题

来源:
楼主:an2jing  [anjing-2004@sohu]
  昨天下午,母亲又来电话,说是有点无聊,想找我聊天。电话聊天,这在母亲是前所未有的事,我虽然有些意外,却不得不郑重对待。在我的潜意识里,一个生活习惯很有规律的人,忽然打破常规行事,必定有必须这么做的道理。尤其像母亲,耳朵不好,平时根本不打电话。我在日本时,有时候打电话回家,想跟她说说话,她都不肯接,这次一反常态地找我聊天,莫非家里发生什么大事了?最近弟弟一直没有消息,感觉应该是没什么大事,最大的可能就是我这次出来日久不归,老太太想女儿心切,熬不住思念之心,才如此行事吧?
 
  想想母亲,很是心疼。自打老爷子过世,她的话越来越少,身体越来越差,心情也越来越坏。两个孩子,女儿远在国外,几年也见不上一面,儿子虽然在身边,可他到底是男人,加上婆媳矛盾,经常弄得他心烦意乱,对老太太自然缺乏关心。这么多年,母亲心中的苦楚,可想而知。
 
  母亲没受过多少教育,只小学毕业。许是日子艰难,年轻时的母亲脾气极其暴躁,和老爷子吵架打架,几如家常便饭,对两个孩子也是想打就打,想骂就骂。她打我,我没力量回手,但她骂我,我多半会针锋相对,绝不想着给她留情面。当然,对骂的结果通常是受到更严厉的惩罚。小时候,她给我的记忆恶劣之至,如果不是人人都说我们俩长得十分相像,可能打死我也不会愿意相信她是我亲娘!家庭暴力带给孩子的伤害不仅仅在身体上,更抵达心灵深处,那种心痛,愤怒,仇恨和无奈交杂在一起的感觉,仿佛可以摧毁人对世间一切美好的情感、信仰和事物的认识。那时候我就对天发誓,如果我有孩子,我保证自己绝不会对他动一下手指头;我会尽我所有的爱去关心他,呵护他,帮助他,给他一生的幸福和快乐。
 
  那时候的我年幼无知,对世界所有的感受与认识仅仅局限于自己亲身所历,尚不懂得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看问题想问题,不懂得“设身处地”这几个字对人的意识--人生观和世界观等的重要作用和意义。等到上了大学,离开母亲,走进社会,真正地踏上了独自生活道路时,才知道,换一个角度看世界,这个世界竟然是另一番景象!那时候,才慢慢理解母亲的忧伤和苦痛,慢慢对她充满同情、怜爱,慢慢地学着去爱她,关心她。
 
  母亲其实是个非常聪明能干的女人,洗洗涮涮自不必说,做得一手好女工,裁缝,编织,绣花,她都会,没人教,自学成才,她的手工在我们那里远近闻名,不管什么新花样的东西,别人就是有人教也不一定学得会,而她却常常只要看一眼就可以弄出来。她的料理手艺更是一绝,真正的色、香、味、营养俱全。一直想跟她好好学学如何料理,却也一直没有得空。不过,即便如此,在她身边年久日长的熏陶,使我对料理的掌控也有相当的功底,只是限于种种原因,我不想在这方面太过花费精力。如果不是耳聋,妨碍了她的正常交流,她或许会生活的很开心很快乐。残疾人的生活,总有许多正常人体会不到的辛酸和困难。
 
  母亲愿意跟我聊天,我很开心。原本以为元旦前就可以回去,无论如何都没料到自己会滞留山东,并一拖再拖。在外的时间越长,就越想早点回去,回去陪陪她,说说话,宽宽心。都说女儿是妈的小棉袄,可我这个做女儿的,何尝做过母亲的小棉袄呢?别说没照顾好她,还尽惹她生气。她喜欢大鱼大肉,因为她血压高,我不许她吃;她总给晨宝宝买零食,我不许她买;她跟弟媳妇闹别扭,我不许她胡闹……不许她这,不许她那,气得她几乎要摔盆子砸碗。我并非不是不想跟她说道理,实在是交流不便,没法说,只好来硬的。现在想想,也是自己考虑问题太过简单,处理矛盾太过极端,方式太过生硬。总之,我对她还是缺乏足够的耐心和关心,实在惭愧啊。
 
  听着母亲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地说话,感觉她的兴奋和快乐,我也禁不住笑意盈盈。人和人之间没有那么多的矛盾纷争多好啊?如果大家都和和气气,快快乐乐,平平静静,岂不是皆大欢喜?!普通人家的家庭,没有什么权势和财富之争,鸡毛蒜皮的一点点事,何必非要弄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的呢?有那吵架的精神,做点正事不好?家和万事兴啊。
 
  一边听一边附和她的话,可说着说着,才发现母亲其实根本没听到我在说什么。她不停地问我同一个问题,“你在那里怎么样?”我忽然意识到,这个电话说是聊天,实际上依然是母亲单方面的输出。上次的电话声音大点她还能听到,这次竟似乎是完全听不见,我知道,这是因为我换了一个电话的缘故。我的电话被小弟拿去用了,而他的电话被孩子弄坏,新机尚未购置。说了一会儿,大约是母亲听不到我的反应,以为我忙,略带失望地道:“那好,你忙你的,不打搅你了。再见吧。”然后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。我看着手机上的秒数跳了十多下还没断,知道她在等我说再见,她不知道,我早就说过了,说的时候眼里含着泪,心里痛得忍不住想放声大哭。然而我终于没哭,愣愣地盯着手里的电话良久,只无声地叹了一口气。
声明:以上内容来自网络,并不带表本站观点
来源:搜狐上海社区

我要回帖